非物质文化遗产 – 樟村拳

 

在松阳县樟溪乡境内,有一座有着1500多年历史的寺庙——法昌寺,其气聚五龙抢珠之势,左面鲤鱼跳滩之状,右侧凤凰上山之形,鼎盛时期有和尚103人,自古香火不断,人气兴旺。然而,人们熟知法昌寺不仅是因其香火旺盛,更因非物质文化遗产——樟村拳起源于此。

800多年前,一批身怀绝技的南少林武僧来到了法昌寺,从那以后,法昌寺的和尚便开始习武。至于南少林武僧缘何来到法昌寺,村民一直争论不休,但“樟村拳术源法昌”的说法却得到了村民们的一致认同。这个口口相传了300多年的故事便是“樟村拳术源法昌”最好的佐证。

明末,连年的战乱让百姓民不聊生。一伙强盗在此占山为王,为害百姓,法昌寺和尚路见不平,出拳相救,为民除害。十里八村乡民十分敬佩,恳请武僧传授武术以防身健体。然而,当时法昌寺的功夫仅限于和尚之间传授,严禁外传。在村民的再三恳求下,武僧感慨乱世中百姓之苦难,便破戒演示。有心者默记于胸,潜心习练,并将其与樟溪乡民间拳术融为一体,逐渐演变成了今天的地方性系列拳术——樟村拳。

樟村拳有五形、八法。五形为龙形、狮威、虎坐、蛇游、鹤神;八法即内功法、意念法、身步法、擒摔法、发力使功法、拳法、掌法、腿法。

今年88岁的高岸村村民廖陈森是乡里最负盛名的樟村拳传人之一,12岁师从法昌寺高僧孙陈信,习武至今。他介绍,樟村拳的第一代传人外号王老七、王老八,两人功夫十分了得,飞檐走壁如履平地,空中飞雀信手拈来。也许这样的画面如今只能在影视作品上才能看见,但樟村拳极其讲究的练功时间还是让这流传了300多年的拳术充满了神秘色彩。

“全身放松不用力,意在丹田意引气……”每日凌晨2时许,廖陈森便会端坐起来,练习达摩长寿功。他说,这是练习樟村拳的基本功,而像这样的基本功还包括风排柳功、白鹤展翅战功、八卦游身走、狮形步、穿林掌、穿心阴阳手。只有熟悉了上面的这些功夫后,练武者才能按照樟村拳的34种武术套路开始练习。

练习樟村拳的过程十分艰苦,一般一天要练习4到5次。练武者每日凌晨2时练功休息片刻之后,清晨6时又要起床练习。尔后,下午2时练习“七招”,晚上8时温习拳术。

也许在许多人看来,樟村拳仅仅是拳术的展示。事实上,樟村拳的34种武术套路里还包含了刀、剑、棍、铁尺等兵器的使用。廖陈森告诉记者,旧时樟村是多姓氏杂居之村庄,其先人从福建永定等地迁入后,常常受到当地势力的欺侮和侵害。为保卫家园,他们要求子女习武,并将刀、剑、棍等兵器运用到拳术中,提高防御能力。因此,樟村拳也被人们称为“守家拳”。

此后,樟村人便遵循“学真功夫,练真本事,一生锻炼”的祖训,世代练武、代代相传。樟溪也逐渐成了昌盛的武术之地,形成了“村村有武馆、人人会打拳”的局面。

但即便如此,樟村拳也难逃中间断代的命运。清末年间,樟溪人重赴福建南少林取经,重振樟村拳,使这一武术得以继续传承。

文革时期,樟村拳再度面临消失的窘境。作为樟村拳第五代传人的廖陈森、廖高法等人毅然潜心修炼,为今后樟村拳的复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直到上世纪80年代,练武之风才在樟溪一带逐渐恢复,但练习樟村拳已不再是为了保卫家族,而是变成了民间一种强身健体的体育活动,廖陈森、廖高法等人也成了各地竞相邀请的武术教师。随后,一大批年轻一代的武术新人相继出现。

近年来,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和社会热心人的大力支持下,樟溪乡先后成立了“樟溪乡老年人体育协会”、“法昌寺爱心俱乐部”、“老年人拳功健身队”、“樟溪乡武术协会”,会员人数达到700多人,遍布全乡各村。

2007年6月,樟村拳被正式搬进樟溪乡中心小学的课堂,由樟村拳第六代传人李阳春任教练,每周三下午开展教学,传承前人的习武之风。

如今,樟村拳正以其独有的魅力流传在樟溪人及广大爱好者的血液中……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