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元璋与温溪榕堤

       温溪榕树,盘根错落,枝粗杆壮,树冠绿荫撑天,千年不会枯干,也不见百鸟做窝。当地人称这罩的榕树为“榕树王”,传说当年曾受明太祖朱元璋救封过。

朱元璋每次攻战前,必先亲临战场视察。有一次率兵攻下处州府后直逼温州向鹿城,由于温溪处于温州的水陆交通要道,朱元璋自然要先行对温溪地形侦察一番。

那天,刚下过大雨,道路泥泞,朱元璋撇开坐骑,顺瓯江边而下来到了温溪。见此地十里江堤、上千榕树、一字排列,甚是好看,确算江南一绝。

朱元璋被此胜景深深吸引。看着,看着,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。正当他一个劲地欣赏榕树时,不料被驻守在温溪的元兵发现了。朱元璋怕露出破绽坏了大事,慌忙逃奔。元兵见逃,便顺脚印紧追不放。正在这危急关头,突然一阵狂风刮起,吹落了江边的榕叶遮盖了朱元璋的脚印。朱元璋,一口气逃进了近处的善庆寺,见寺内正在做法事,连忙找来了一件僧衣穿,拿起木鱼混进众和尚中跟着念起了‘大悲咒”。元兵一路搜寻到了善庆寺,见寺内全是僧人,看不出异象也就出寺去了。朱元璋避过了一场大劫难。

后来,朱元璋推翻了元朝当上了明朝的开国皇帝,日理万机,对当初在温溪受榕树落叶相助而避过劫难一事早已淡忘。一次军师刘伯温在旁偶然提起了家乡温溪的大榕树时,使朱元璋猛然回忆起了往事。心里非常感激温溪榕树的救命之恩,便封温溪榕树为“榕王”,一年四季长青不落叶,百鸟不得筑巢。在写诏书时,因朱元璋出身布衣,从小只读过几年书,将榕树的“榕”字写成了“荣”字。刘伯温知道皇上误笔,但不便当面揭短,便俯身谢恩道:“温溪榕树蒙皇上受封,臣代家乡百姓感谢圣恩。”众臣见此,纷纷奏道:“温溪榕树舍身落叶救驾,理应拔库银为温溪维修榕堤,兴建百埠,栽植榕树,使温溪埠埠有榕,以榕固堤,以堤扩地,保护当地百姓安居乐业。朱元璋闻奏后龙心大喜,当即命国师刘伯温承办修堤栽榕之事。

刘伯温见皇上下昭整修温溪榕堤,心里非常高兴,即给温溪埠头取好了如“渡头埠”、“水龙埠”、“石板埠”、“打铁埠”、“航船埠”、“水坎埠”、“涌沙埠”、“周头埠”、“映山埠”等整整一百个埠头的名字。而且还给每个埠头的榕树取好了如“夫妻榕”、“弟兄榕”、“睦邻榕”、“窈窕榕”、“樟裙榕”等名字,君臣听后拍手称好。于是刘伯温就开始了温溪榕堤的修建工作。

当时,明朝天下刚刚打定,朱元璋生怕自己的宝座不稳固,便采取了强权政策,开始排挤大臣。身为国师的刘伯温十分清楚“伴君如伴虎”的哲理。在著名的火烧“功臣楼,事件中。刘伯温幸得马娘娘的暗示,才免遭劫难。这起事件的发生更使刘基知道官场的黑暗。皇宫大院不是自己长留之地,便辞官回到了故乡,不久便离开了人世。这样一来,温溪榕堤的整个修建工程再也无人过问,当地百姓按刘伯温的修堤规划只修建了榕堤东段的六个埠,规划建造的百埠成了“空头埠”。

由于没抟按规划修建,一次特大洪水将温溪原有的十里长堤连榕带堤冲毁只剩下276米,千棵榕树也只剩下17棵。温溪老白姓怨恨朱元璋,言而无信,气愤地将原来已取好名的“涌沙堤”改名叫“学沙埠”,将“映山埠”改名为“映山头”,将“周头埠”改叫“朱头”,以示抗议。

朱元璋最忌讳别人以他的姓名取名,对温溪人的做法非常不满,但自知有愧,便想了一个万全之策,在一次区域划分时,特意将温溪划归温州,并把朱头村一分为二,一半划给处州府管、将另一半划归温州管,所以,如今温州永嘉的朱头村就一直叫“州头”,就是取处州下头温州上头之意,村中心至今还立着一块州界碑。

后来,温溪埠头一直没有再修建,江边榕树也一直没再栽,原来十七棵如今还是十七棵,遗留下来的二百七十六米榕堤至今仍旧还是二百七十六米。直到几百年后,当地百姓才发现其中一个奇特的现象:明朝江山正好延续了二百七十六年,明朝皇帝也恰恰只传了十七代,你说怪不怪?

打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