汤显祖司法故事二则

智惩豪强

       “咚咚咚……”一阵急骤的堂鼓,把遂昌知县汤显祖从睡梦中惊醒。咳!昨夜填写《牡丹亭》词曲,迟迟安息,竟睡过了头,日上三竿,阳光已经晒到床沿了。他匆匆披衣下床,盥洗穿戴,升堂理事。只见大堂之下,黑鸦鸦跪着一邦乡民,个个衣衫褴褛,面黄饥瘦,头顶状纸,齐声高喊:

“求汤公作主,为民伸冤!”

汤显祖吩咐衙役递上状纸,逐份细看,白纸黑字,密密麻麻,都是状告当朝谏议项东鳌之子项天倪。

原来,遂昌虽是弹丸之地,但官宦世家势力强大,那项天倪更是倚仗父亲权势,武横奸盗,抢男霸女,为非作歹,汤显祖亦早有所闻。如今条条罪款,铁证如山,不由得怒从心头起,把惊堂木一拍,高喝一声:

“来呀!速将项天倪拘捕归案!”

衙役应声,转身欲走。“且慢!”汤显祖忽然改变了主意,挥挥手让衙役先退下,亲自下堂,扶起乡民,好言宽慰道:

“尔等暂且回去,本县一定依律裁断,严惩凶顽,请大家放心”

怪?汤公平日理案,是非分明,快刀斩乱麻;今日不知为何含含糊糊,犹豫不决?莫非他与项东鳌诗书之交,情面难却?莫非他只抓浮头小鱼,不敢碰大家伙,刚直耿介,徒有虚名?乡民们心怀疑窦,惴惴不安。他们哪里知道,项东鳌奉旨省亲,明日就要到家,公文已达,官大一级压死牛哪!

汤显祖回到后堂,倒剪双手,来回踱步,反复思量,该怎么处置?左思右想,直到掌灯时分,才想出一条妙策。

第二天,汤显祖备下酒菜,早早赶到城外接官亭,等候谏议大人。约莫辰时光景,只见官道上尘土飞扬,几员家丁如狼似虎,策马狂奔而来;随后一顶小轿,缓缓停稳。轿门开处,项东鳌峨冠博带,傲然而下。汤显祖不亢不卑,上前迎接道:

“谏议大人驾到,未及远迎,失敬失敬!”

“哈哈!义仍兄乃海内名士,本县父母,岂敢岂敢?”项东鳌一边客套,一边拱手还礼。

“大人衣锦还乡,荣归故里,义仍特备薄酒一杯,为大人接风洗尘,望大人赏光”。汤显祖指着亭中酒席,诚恳相邀。

“义仍盛情,岂敢叨扰?”项东鳌略略推辞,也就顺水推舟,来到亭内就座。酒过三巡,汤显祖起身言道:“义仍有一事不明,欲请大人赐教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“哈哈!你我同朝为官,又素有诗书来往,有话但说无妨,不必如此客气”项东鳌见汤显祖态度谦恭,心里甜滋滋的。

“义仍虽为官多年,然南都闲暇,徐闻谪戍,久未理案,请问大人,何谓为官执法之理?”

“为官执法嘛?无非是秉公决断,不徇私亲,贵贱无分,神明无欺罢了”。

“大人所言极是,但古人云‘刑不上大夫,礼不下庶人’,这贵贱无分嘛?……”

“嗨!义仍兄真是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,有道是‘皇子犯法,与庶民同罪’,你岂未闻?”

“山野之民,蛮横刁顽,不知该如何处置?”

“治乱世须用重典,依下官看来,凶顽之徒,斩首示众;罪大恶极者,抛人石灰桶中溺毙,以儆效尤”项东鳌侃侃而谈,汤显祖暗暗高兴,悄悄给衙役使了个眼色。

不一会,一群乡民由何晓领头,靡集亭外,齐声喊冤。汤显祖假装不理,一边给谏议大人劝酒,一边怒斥道:

“大胆刁民,竟敢在此喧哗,轰了下去!”

“嗳!义仍兄,身为民之父母,理应爱民为本”。项东鳌一本正经地说。

“多谢大人指教!”汤显祖闻言正中下怀,即传衙役上前,问道:

“何事喧哗?”

“启秉大人,他们是来告状的”,衙役回答。

“哼!这班刁民,没看见本县正与谏议大人接风叙旧?传话下去,若要告状,改日到县衙大堂去告!”

“且慢!”项东鳌拦拄衙役,说道:“百姓告状,定有冤情在身,岂能因本官之故,耽搁延误?本官喝酒事小,为民伸冤事大。义仍兄,还是审案要紧,本官告辞”。言罢离席要走。

“既然大人如此爱民,义仍恭敬不如从命,不妨边喝酒,边办事,请大人携同下官一起审理!”汤显祖拦住项东鳌,然后吩咐衙役:

“速将状告何人?何事?如实秉报,不得有误!”

衙役走到亭前,接过状纸,面对酒席,高声朗读。张张状纸,事实俱在,都是状告项天倪强抢民女,霸夺田产,欺压乡民,伤人害命的秽行劣迹;听得项东鳌汗流浃背,如坐针毡,脸上青一阵、紫一阵,心知上了这个江西老表的当。唉!还是先稳住局面再说。想到此,他略略镇定一下,走到亭前,对着众人深施一礼,言道:

“诸位乡亲,本官冗务缠身,疏于家教,致使逆子为害桑梓,愧对家乡父老,今天定要以家法处置,严惩不贷。来呀!与我速去家中,押下逆子!”说完给家丁使使眼色。

“哈哈!何劳大人动手?”汤显祖放下酒杯,高声喝道:“速将人犯押上亭来!”

话音刚落,两名衙役早已押着五花大绑的项天倪来到亭前。那花花公子早已吓得簌簌发抖,哭叫道:“爹爹救命!”

“啪!”项东鳌狠狠掴了逆子一记耳光,心里恼怒汤显祖相煎何急,堵死了他的退路。

汤显祖望着项东鳌,目光似箭,正色言道:“请大人依法处置,秉公发落!”

“这?……待本官带回府中,备下石灰腌桶,溺毙逆子!”项东鳌不敢自食其言。

“此事本县早已代劳”。汤显祖又是猛喝一声:“速将石灰腌桶抬上亭来!”

四名衙役,很快奉命将石灰桶抬到亭前。项东鳌望着周围一双双愤怒的眼睛,看看汤显祖不容置疑的脸色,心里一阵发怵,如芒在背,不寒而栗,狠狠心,咬牙挤出个“扔”字,铁青着脸,甩手而去。

汤显祖可不管,命衙役抬起犯人,“扑通”一声,扔进石灰桶中。

乡民们欢腾雀跃……

溺毙恶棍,山城除去一匹“害马”的消息,沸沸扬扬,不胫而走,很快传遍了山村和大街小巷。那些平日里横行霸道,欺压百姓的豪门富户闻风丧胆,赶紧收敛起嚣张气焰,规矩了不少。汤显祖又可以安安心心填几天词,写写诗了。

 

纵囚观灯

       大明万历二十二年春节刚过,附近乡村农民就着手剖竹扎灯,准备在元宵节大显身手。

两年前汤显祖从广东徐闻贬所量移遂昌,就任遂昌知县,他勤政爱民,悉心治理,把原本盗匪出没,虎豹横行的遂昌打理得道不拾遗,夜不闭户,如同人间仙境一般,遂昌黎民百姓感戴汤知县之政绩,自发在元宵佳节搞个“百灯会元”,好好热闹一番。

元宵节这天,遂昌县城家家户户喜气盈门,张灯结彩。夜幕降临,碧空如洗,皓月临空。整个县城火树银花,色彩斑斓,玉壶光转,凤箫声动。平日宽敞的街面,今夜却人满为患:平时抛头露面惯了的小户人家自不待说,早已吃过晚饭,倾巢而出,沿街看灯,一睹为快。走街串户的货郎今夜聚集遂昌,在街边此起彼伏地叫卖针头线脑脂粉扇坠等小物件儿。少年书生们结伴而行,三五成群走走停停,每每抬头看看街边灯笼下挂着的灯谜谜面,然后低着头苦思冥想一番,如猜出时,用折扇轻敲一下脑袋,恍然而悟,连称“妙哉!”。平时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今晚也耐不住闺房寂寞,早已把自己收拾得昳丽动人,在丫鬟的伴随下怯生生地宴街边或僻静处迤逦而行。跟着的丫鬟不住地向她指指点点。孩子们手挑小灯笼,跨坐在大人肩膀上高兴得手舞足蹈……其热闹景象难以尽述。

而此时,汤显祖却来到另一个地方,这里漆黑一片,连门上也照不到一丝光亮。冷冷清清,阒寂无声。这就是犯人生活的地方——牢狱。

自从当了遂昌的父母官,汤显祖每月都要到牢狱中视察一次,了解犯人的劳改状况。几年来,重犯已得严惩,沉冤已得昭雪,尚在狱中的三十余名案犯虽有个别嚚顽之徒,但多数本是良家之后,只因生计所迫而起歹意陷入犯罪泥淖。他今晚来到这里是要放犯人们出去看灯的。地点都选好了,就在太保殿下面的河桥。

汤知县叫来衙役,把犯人们都引领到城东的河桥上,这里是整个遂昌县城最热闹的去处。前面有一广场,各地的灯舞都要在这里轮番亮相。那长得望不到头的是蕉川板龙;那又蹦又跳的是小忠狮舞;那腾云驾雾的是石练台阁;那小巧玲珑的是坳头花灯……还有狮子抢球,蟠桃贺寿,龙门跃鲤,双龙戏珠,光是龙灯就有布龙、竹龙等五六种,灯舞高潮时,各种烟花直冲云霄,鞭炮齐鸣,锣鼓喧天,观灯民众欢声笑语响成一片。河桥上观灯的犯人们看到眼前景象,个个禁不住热泪盈眶,真热闹啊!自由真好。

打赏